未来信用城市创新将聚焦“可信”“有用”

信息来源:经济日报 发布日期:2017-08-22

  在连维良看来,目前城市信用建设的不平衡性和差异性依然比较明显。“比如在统一社会信用代码方面,沈阳第一个全部完成全市33万个体工商户换码工作,贵州、河南、湖北3个省也已全面完成,但相当比例的城市尚未启动这项为市场主体明确‘身份证号’的重要工作。297个副省级和地市级城市中,仅3个城市没有重错码,超过一半城市的重错码率在1%以上,甚至有2个城市达10%以上。在信用网站建设方面,北京、上海、杭州等城市的信用网站已向社会提供信用信息查询,发布信用承诺、信用警示、红黑名单、联合奖惩典型案例等信息。但还有1个省会城市、83个地级市和286个县级市没有开通信用网站。”

  在章政看来,这种不平衡和差异性,将直接为未来社会信用信息的共享带来困难。“各个城市的数据指标涵盖范围差异很大,在信息采集的过程中,本身的规范和标准不统一,更新速度也不统一。这样一来,无锡评的信用分数,拿到杭州来可用吗?杭州可用的分数上海是不是认可?如果信用分数不能互联互通,不能完全共享,将极大地影响应用的丰富和可用程度。”

  除此之外,用户的隐私保护能力建设也必须提上日程。章政认为,信用服务越发达,越要保护隐私。“一个重要的前提是,使用信用信息必须要经过本人同意,同时要形成制度来防范隐私泄露。”在彭蕾看来,隐私保护同样是市场化机构参与社会信用体系建设的基石。“没有过硬的隐私保护,无论个人还是企业,就无法安心地使用信用服务,隐私保护需要强大的技术能力和风控能力,比如对数据的脱敏,严格的加密和授权,乃至对异常情况的实时监测。”